引力播 家在蘇州 微博 微信
sf集運 要聞 民生 社會 理論 時評 文化 教育 旅遊 娛樂 體育 圖聞 專題 工業園區

□戴先任

直播時放點背景音樂調節氣氛,拍短視頻的時候配個音樂烘托氛圍。“人人皆主播”的時代,對這樣的操作已經習以為常了,殊不知這背後存在着侵權行為。日前,中國音像著作權集體管理協會已“出手”維權,委託第三方檢測機構調查取證,與各大短視頻平台溝通交涉音樂版權問題。

近年來,網絡短視頻火爆,據《2020中國網絡視聽發展研究報告》顯示,由於疫情的影響不能外出,網絡視聽類應用用户規模得到進一步增長,今年6月網絡視聽用户已經突破了9億,網民使用率高達95.8%,每日新增短視頻數量高達千萬條以上。很多短視頻都會配上流行的音樂,短視頻中背景音樂的使用佔據了很大的份額。可以説,短視頻能火爆起來,與背景音樂搭配也有很大關係。

不過,在短視頻營造的“視聽盛宴”背後,還隱藏着嚴重的侵權行為。有調查顯示,某短視頻平台涉嫌音樂侵權視頻就高達8265萬個,由此可見其嚴重程度。音樂未經授權被濫用,網絡音樂盜版侵權之風甚至越刮越猛。音樂侵權,給短視頻平台和主播帶來了豐厚的利益。比如打賞、給賬號增加粉絲、通過廣告變現等。尤其一些音樂直播更是以音樂作品為主,卻是赤裸裸的侵權。

短視頻涉嫌音樂侵權已成了行業潛規則,隨着短視頻行業的發展,侵權行為還在呈增長態勢。一些短視頻平台版權意識不強,比如對於個人上傳作品時不使用平台提供的音樂,直接上傳完整的有配樂的視頻作品,平台往往以“用户上傳”為由,表示對音樂使用情況難以統計。平台作為管理方,既有責任也有能力對涉嫌侵權的短視頻內容進行攔截,但很少有平台如此做。

現實是,一些音樂通過平台火了起來,這也讓一些平台反倒認為自己是音樂人的“伯樂”,音樂人應該感謝自己,更不應該向自己要版權費。而音樂人面對“財大氣粗”的平台,維權成本往往較大,而且怕因為維權而讓自己遭到平台“封殺”,也讓一些音樂人在面對侵權行為時選擇忍氣吞聲。

音樂作品確實需要宣傳,但音樂版權不容踐踏。對此,需要音集協等相關機構幫助音樂人維權,打擊侵權行為,維護好音樂人的合法權利。國家知識產權、司法等相關部門也要督促平台履職,停止侵權行為,對於侵權行為,要予以相應懲治。對於平台而言,則應自覺依法運營,要認識到,這樣才是平台長遠發展的根本。因此,面對嚴重的短視頻音樂侵權,必須踩“急剎車”。

聲明:所有來源為“蘇州日報”、“姑蘇晚報”、“城市商報”和“蘇州新聞網”的內容信息,未經本網許可,不得轉載!本網轉載的其他文字、圖片、音視頻等信息,內容均來源於網絡,並不代表本網觀點,其版權歸原作者所有。如果您發現本網轉載信息侵害了您的權益,請與我們聯繫,我們將及時核實處理。
辛苦了,快遞小哥
獨墅湖醫院建設中
制創意筆筒
魔力轉圈圈
親子閲讀
橘子紅了